• <i id="2ckii"><pre id="2ckii"></pre></i>

    1. <u id="2ckii"></u>
      <acronym id="2ckii"></acronym>
      <b id="2ckii"><pre id="2ckii"></pre></b>
      <menu id="2ckii"><big id="2ckii"></big></menu>
    2.  找回密码
       立即注册

      QQ登录

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   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

      脱贫路上的“父子支书”

      2020-12-18 14:51| 发布者: 房悦姮 |来自: 四川党建网

      放大 缩小

      《增广贤文》有云:“打虎还得亲兄弟,上阵须教父子兵。在万源市大竹镇,任河之畔的两个村庄,“60后”的父亲、“90后”的儿子,两代村党支部书记,正在演绎一段父子携手共治的感人故事。

      “不经劝”的父亲

      决定缘起一次春节探亲。

      陈邦端是土生土长的仙鹤坝村人,高中毕业于万源“第一学府”——万源中学,是当时少有的“高学历”人才。1997年至陕西安康种植食用菌,赚得“第一桶金”。1999年至陕西渭南开采金矿,逐步发家致富,小有名气。

      “贫穷,落后,震惊,痛心。”这是陈邦端2011年春节回家探亲时的切身体会。

      “这些年你跑的地方多,见多识广,你觉得我们仙鹤坝发展啥子有搞头?”

      “什么时候回来?带着大伙一起发财!”

      “你们能干人都走了,仙鹤坝的以后只会越来越差了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以时任支部书记陈邦敖为代表的老党员、老干部、村民代表,或利用春节坐席时机,或专程登门拜会,纷纷劝他回仙鹤坝村做“致富带头人”。

      “你莫不经劝!村干部得罪人、不讨好,时间久了狗都要嫌你。”妻子王永新振振有辞,甚至放出“狠话”要离开万源,一个人去成都居住。

      大伙你一句他一言,劝的人多了,反而心生抵触。加之爱人坚决反对,春节假期结束后,陈邦端按原计划返回陕西。不过,与往年不同的是,他每隔三两个月总要回村走走看看。

      眼瞅事有转机,大家又三三两两“组团”来劝。你来我往,寒来暑往,陈邦端在陕西和万源之间往返日渐频繁。

      “你条件不错,我愿意当你的入党介绍人。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老家与外面的差距越来越大,你的亲戚朋友也大多在这里……”老校长陈邦太的一席话分量很重。

      常言道,树高千丈,叶落归根。陈邦端决定一试。

      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

      此时,脱贫攻坚鏖战正酣。

      2013年12月,陈邦端高票当选万源市大竹镇仙鹤坝村委会主任,正式返乡。仙鹤坝村距离万源城区60公里,交通差、无产业,基础弱、底子薄,这条回归路注定崎岖坎坷。

      然而,二十余载的外出打拼,不仅让陈邦端开阔了眼界,更练就了坚韧不屈的性格。他下定决心,要干出点样子!

      出人意料,谁都知道的“要致富先修路”的道理,却成了陈邦端大展拳脚的第一个“拦路虎”。

      一天清晨,陈邦端猛然发现,在堤坎上通往胡家垭的机耕道上,堆放了十数块巨石和一些碗口大小的脊木,仿佛战时的关卡。来不及多想,陈邦端赶紧招呼大家清除路障。这是村里通往外界的主路,需要拓宽改道,施工队马上进场。

      左邻右舍纷纷聚拢过来,然而却不为所动。

      “占了田地,遭了庄稼,也没得补偿款。”

      “那块菜地是独门冲,以后吃啥子?”

      “想换我路边的那块自留地,太撇了不得行!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大伙开始七嘴八舌诉苦衷。

      昨天大会商量好的征地方案,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卦了?一些村社干部上前理论,双方情绪激愤,吵得不可开交。围观村民越来越多,有人开始拉扯推搡。为防止矛盾激化,陈邦端立刻劝离了在场群众。

      开工第一天便铩羽而归。

      “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,肯定要斤斤计较,不能全怪他们,是我们想得不够周到……”陈邦端在当天的村“两委”会上提出了处理建议。与会人员各自发表意见,讨论通过了修路“动员令”。

      大家分头忙开。陈邦端到各家串门,听取“反对者”呼声;老支书发动“赞同者”捐钱捐物,让村民去感化村民;村委会副主任陈国全、老党员陈邦林拿出自家良田主动置换……

      一套组合拳换来一条条“白玉带”。几年下来,仙鹤坝村基建水平天翻地覆变了模样,硬化路、自来水、电视信号等实现户户通,一盏盏太阳能路灯也仿佛卫士一般守护着千家万户。

      端(左一)组织群众打通断头路

      “想当官”的儿子

      青山数脉,任河几抹。多年的创业经历,让陈邦端懂得了“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”的深刻内涵。

      上任伊始,陈邦端火速组织村民,引进种植陕西核桃和桂花树。大伙情绪高涨,东家忙西家帮,家家户户种上了陕西新品种,一时间好不热闹。

      然而,好事多磨。“核桃怎么一直不挂果?桂花只长叶不开花……”村里开始出现了“杂音”。长期以来,对于陈邦端这位能干的“致富带头人”,大家一直信任有加,少有质疑。

      陈邦端早有觉察,此时更是心急如焚。

      此事“惊动”了远在上海的儿子陈瑞。

      通过上网搜索、查阅书籍、请教专家,陈瑞对引进品种的特性和本地的气候、土壤、地形等特点进行比对分析,作出了该项目“流产”的判断。

      “当成风景树也不错,以后村里搞观光旅游也用得上。”儿子电话里的一番安慰未能减轻陈邦端心中的苦涩。他开始明白知识的力量,也认识到农村工作绝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。

      陈邦端发现儿子“有两把刷子”,反复思忖过后,他决定召子回乡。2017年6月,陈瑞回到万源大竹镇公益性岗位上锻炼,7月任白杨溪村党支部副书记,9月转正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支部书记。

      “我想考公务员。”陈瑞坦诚地说,“支部书记只管一个村,到镇上或者市里工作的话还可以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      陈瑞(右二)邀请专家现场指导中药材种植技术

      陈瑞父子在防疫现场

      仙鹤坝村的中药材基地


      “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”

      2017年是白杨溪村退出贫困之年。临近大考,原支部书记突然辞职。白杨溪村党支部成了软弱涣散党组织。陈瑞在此时临危受命。

      断病断因,治病治根,支部弱就抓支部。话虽如此,知易行难。每逢支部活动,“我在挖地”“我要赶场”等“请假”声音不绝于耳,连请带哄,连哄带骗,参与的党员也通常不足一半。

      请不回来,就走出去。陈瑞将“党员活动日”“村民说事会”“农民夜校”等合办,把地点搬到田间地头、农户院坝,还融入扦插、制茶等实用技能培训和扶贫政策宣讲,党员群众“坐享其成”,从此络绎不绝。

      2018年6月,父亲陈邦端出任仙鹤坝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,一肩“挑”起了村里的发展大业。

      “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!”父子俩商议,从仙鹤坝村的失败案例中汲取经验教训,决心东山再起。

      他们组织干群代表赴宣汉、城口等地实地考察,又请来农业、国土、气象和水利等部门专家调研指导,绘制了以茶叶、中药材、青花椒和生猪、旧院黑鸡、板角山羊为重点的“3+3”产业作战图。

      实践再一次证明,群众一旦发动起来,便有了战天斗地的洪荒伟力。

      在养殖协会、专业合作社的加持下,村民们的辛勤劳作结出了累累硕果,种植茶叶、玄参、黄精、青花椒等400亩,畜牧养殖业收入100万元,劳务收入500万元,带动群众户均增收2万元以上,白杨溪村成为全市第一批整村“摘帽”的贫困村。(万源市委组织部 李帅
      欧美成妇人在线播放,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,胯下挺进护士身体,xxxxx日本59 网站地图